冬去春来,百花盛开,庐阳城外的官道两旁开始生出鲜嫩的绿油小草。老马喘着粗气懒得要死,每走一步不仅晃晃悠悠步伐极小,而且根本就不愿意迈腿。

顾益也是心肠好,他躺在马车之上,从不使鞭迫着这畜生快走,渐渐地这老马越走越慢,直至三步一小歇,五步一大歇,要是哪一步跨大了,扯着蛋了还要停下来在路边吃几颗草。

这样的节奏最好,因为颜狼屁股有伤,经不住晃,长脚猫在闭目养神,而顾益他本就没有打算一下离庐阳太远。

他在等着那些个人。

“我答应过十七楼主,就算皇帝不懂事我也不会杀她,而只会把她从那个位置上撸下来,然而,我可没有答应过任何人,要绕了你们性命。”

周围还没什么人,顾益冷不丁讲这个话,本来昏昏欲睡的马源一下子惊醒,他从车夫位子上坐起来,警惕性的看向周围,

“师父别怕!有我在!”

顾益:“……”

“不必再强作镇定了,你此时受了伤,当时与那岛民相斗时我也看在眼里,你是拼了力气的,不敌芸圣,遭了反噬,这都不是假的吧。”

顾益从马车的顶上站了起来,虽然视线之中还没有副院长的身影,不过前方不远处,已经有他的灵气波动。

之后那一处的空气变得厚实,还有波纹,他的脸庞也慢慢显现。

“是不假。”顾益说,“不过残血不能追的,追久了容易遭反杀。”

“胡言乱语。”副院长忍不住嗤笑,“我看你是不太正常了。”

这话音落,他的身后又有其他人赶来,顾益甚至见到了熟人,左右将军,还有掌才使范岭,掌道使朱达,与他们站一起的还有两位同样装扮的掌使。

“倾巢而动啊。”顾益有些没想到,“还以为我受了伤,能让你多些信心,没想到还是带着这么多壮胆的。”

过去一段时间他们之间已经把能说的话,能论的理都聊透聊尽了,相互间的口水已经没了意义,直接动手好了。

“结阵!”

副院长一声令下,四位掌使跳散开,均匀分列于四边,他们做着相同的动作,手掌撑开相同的符阵,符阵越来越大,直到在某个时刻有相互连接的趋势。

马源面色微变,“师父!这是庐阳院的锁灵大阵,结阵之后我们就哪儿也逃不了了!”

“什么狗屁锁灵大阵,”顾益不屑一顾,“我早就说过,庐阳院的东西,都是垃圾!”

即便真有什么厉害的,让这群垃圾使出来那也变成垃圾了。

不过这锁灵阵好像也有些效果的样子,阵的边缘吸食空气中的灵气不断生长,而阵里面的灵气却越发稀薄,更能明显感觉到的是,顾益与阵外的联系在被削弱。

这个韩三杯,他懂合道能融入自然的道理,也知道他顾益会调用天地灵气。

有备而来啊。

“顾益!你就像院长和陛下认个错吧!你是小娘的弟弟,我们还可以想办法一起去找回她!”

副院长登时气的胡子都跳起来,“混账东西!瞧你那没出息的样儿,堂堂庐阳院掌道使,一个女人算是什么?”

朱达翻了翻嘴皮子,他心中反倒要感谢顾益呢,如果不是他,小娘都成了大许的娘娘了。

这憨胖子倒是有些意思。

“朱大人,其实一直有件事瞒着你,让我心中难安,”顾益也不知道从和讲起,“这件事我不想告诉其他人,为了维护小娘,不过现在却可以当众讲出来,反正你们也活不了太久。”

左将军姜本摆出战斗姿势,“都小心些,他毕竟是小苑山仙人。曾经是一名芸圣。”

右将军武晶晶笑眯眯的讲:“姜将军不用这么紧张,有副院长大人在,就算有变故,你保命的能力还是有的吧?”

保命。

姜本听在耳朵里总觉得多少有些不对,该死的,这是在讽刺他吗?

“你要说小娘的什么?”朱达颇为关心的问。

副院长本想阻止,不过似乎这个讲话可以为结阵争取到足够的时间,所以也就没有立即制止。

“朱大人,我和副院长的意思相同,为了你朱家传宗接代计,你还是忘记小娘,重新找个女人吧。为了活命,小娘修炼了一种叫碧水十弯阳的奇功,它威力无比,对敌之时灵气时寒时热,大成后天下难觅敌手,不过却有一个缺陷,小娘已经不是纯粹的女性了。”

朱达一懵,“你这……这是什么意思?”

顾益看着他的眼睛,“意思就是,你喜欢的人在某种程度上已经变成了一个男人,就像副院长一样的男人,你会喜欢他吗?想要抱着他睡觉?”

副院长也不知道怎么地,竟然红了脸,羞愤的指着顾益骂道:“无耻之徒,光天化日,朗朗乾坤,你听听你说的是什么话?”

顾益乐呵着,“只是做个比喻而已,你急什么?”

“我没有!”副院长扭头向一边。

奇怪的家伙。

“不可能!绝对不可能!”朱达的反应炸裂,他根本不相信,“我老朱不聪明也知道这世上不会有这么离奇的事情,你要骗我,也该找个好点的理由,竟然扯这种毫无根据的话,真当我貌相老实憨厚好欺骗吗?”

“小娘根本没有任何的变化,她还因为身体转好而气色更加红润呢!”

顾益双手抱胸,他也不急。

“这件事呢,知道的人不多,我预料到,你根本不会相信,不过除我之外还有一个人知道,就是一直跟在小娘身边的月儿,她现在还在御珍轩中,你要是不相信我说的,可以去找她,她会告诉你的,而且她比我知道更多的细节。”

小月儿是个平时人人都忽略的主。

副院长也没在意,不过他看到朱达那一侧的阵法竟然有气势减弱的迹象,不禁怒吼,“蠢材!你在想什么?!”

然而就是在他发呆的时候,车马竟在一瞬间消失,而顾益则出现在这憨胖子的身后,他伸出胳膊挂在的他的肩膀上,

“胖子,为自己喜欢的女人分神没什么不好的,我喜欢你,你有情有心,是个真男人。”

朱达像是笑着哭,也像是哭着笑,还带着某种期待,“所以你真的是骗我的,只是想分我心出阵是吧?”

顾益愣住了。
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

『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
This website provides online writing upload space platform。益在人间[导航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