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啪啪啪”,“开门!”谢秋茶敲着谢林余家的门道。谢家谢苒苒道:“你是谁?怎么在这里?我家的门也是你这个乞丐能敲的!”“我是谢秋茶,你看,那是我父亲……”谢秋茶擦着眼泪道。“父亲?哪里来的父亲!”谢苒苒握着手道。“那是一具尸体,你别以为我没有眼睛……”谢苒苒侧眼看到:“啊!我的!那是三叔!来人呀!三叔死了!”“什么事啊!谢苒苒!”谢言庭穿着光县走出来,他看见地上躺着的人儿,不禁被吓到了!“爹,爹,快出来!三叔死了!”谢言庭吓得坐在地上了!“你是何人?怎么会抬着我三弟的尸体来这里!”谢林余被眼前的女孩子吓到了。“我来这里是求二叔借六万两银子还税收的!”谢秋茶将税收的银票地纸拿到谢林余看。谢林余看都没看,就将田地铺子契约摔在霖上!“你是何人我不清楚,但我清楚了一点儿,你是来骗钱的!还想骗我,就算这具尸体是真的三弟,我也不容你来欺骗我,三弟的所有仆人都被官兵卖了,所有亲戚都往王家跑了,还有五妹,六弟自顾不暇!拿着这些田契铺契给我滚!”谢林余冷哼地一声道。“爹,万一她的是真的呢!”谢言庭害怕地谢林余道。“别管他,我和三弟已经断了干系,他死了,还有人替他收尸,不是挺好的吗?只要不是我们的错就好了,别开这关系,这里有三百两,叫她厚葬了三弟!”谢林余道。“是,爹。”谢言庭走了下台阶,他走过去,给了三百两银子道:“这里只有三百两银子,我们也无可奈何这种事,请你节哀,拿这这些就走吧!谢家没多少亲戚会帮你的,因为三叔得罪的是皇家,欺君之罪,没有诛杀全族就算好的了!”谢言庭抿着嘴巴恭敬地道。“我知道了,这三百两,我不要了,这样磨灭自尊的钱,我不要!”谢秋茶冷声道,便离开了。“你还是收下吧!我知道有时候自尊很重要,但是三叔没有人去葬,真的挺可惜的!你不要面子,三叔也要呢!拿去吧!”谢言庭把三百两塞进了她的衣裳里。“你记得,无论你是哪家的亲戚,不要忘了顾及自己的面子时,同时别饶面子,自尊这种东西有时候不值钱,自尊这种东西又是你自己的盔甲,你要审时度势,知进知退,知道了吗?”谢言庭叹息了一声道。“你自尊这种东西不值钱……”谢秋茶突然想到了谢林华那一跪,突然哭了起来,她赶紧把车拉走,她突然赶紧离开了。她真的很想离开这个伤心的地方,她真的很想离开……没有人能数得清她的自尊在那一刻碎了,尤其是替自己下跪的父亲,死了也无法入葬,她的心真的碎了……哪怕是在数年前,她嫁给了王家,无论被王家夫人如何凌辱,如何被王家王霖书如何唾沫淹没。她的心不知道如何才是心痛,但是这一刻被绞了一下,她在大雨中大喊道:“爹!茶儿一定要为你复仇!茶儿一定要为你复仇!为你复仇!”

『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
This website provides online writing upload space platform。重生绝恋之烈火荼茶[导航]